新闻是有分量的

年轻人要好好住 IP酒店跨界开房

2019-01-08 10:08 栏目: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

  消费升级系列报道

  年轻人要好好住 IP酒店跨界开房

  编者按

  年轻一代已经成为社会消费的重要力量,他们购买的不再仅仅是生活必需品,而是满足情感的消费品。“买品质、买服务、买生活方式、买愉悦体验”的新需求也在倒逼商业模式重构。也许,未来的一切商业都是生活方式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这一届年轻人更愿意把工作与生活无缝对接,好好吃、好好住、好好玩,都能在同一个场所完成。出差、旅行,酒店不再仅仅是一张床的需求,也不只是豪华五星级酒店和快捷小旅馆的两极分化。消费场景与模式随之改变,市场目前提供的任何需要购买体验的,年轻人要把他们统统升级。

  亚朵创始人兼CEO耶律胤说:“酒店行业的未来在于从房的价值走向人的价值,实现人与人的连接。未来中国只有一种商业,就是lifestyle(生活方式)。现阶段亚朵的目标是成为新住宿业的超级IP。”

  一家戏剧主题酒店,订房请选《麦克白》

  在北京工作的烨烨刚刚30岁,已经是一名资深出差人士,一年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路上。在她爷爷的记忆中,出差是要拿着单位盖章的介绍信去住指定的招待所,规矩森严没得选;在她爸爸的讲述中,出差是住各种三星级酒店,安全卫生即可,反正不过一个睡觉的地方。到了烨烨这代,出差更频繁,对酒店要求却更多了。

  “安全干净是最起码的吧,服务要好,房间装潢符合我的审美,最好别太贵……”烨烨掰着手指头数。不得不说,这一届年轻人要求多,消费升级的前提是消费内容达到了他们的预期。

  作为一个戏剧爱好者,烨烨在上海住过一家The Drama酒店,从此爱上。百老汇剧场“浸入式”名作《Sleep No More》(《不眠之夜》)2016年年底落户上海,演出场地麦金侬酒店是一个剧院,并没有住宿功能,隔壁的这家The Drama才能让客人真正“浸入”。

  这是国内首家戏剧IP酒店,以莎士比亚戏剧为灵感,每间客房名都取自莎翁名剧。这么说吧,你订房的时候,要选的是《第十二夜》《仲夏夜之梦》或者《麦克白》,而不是202、303、404。

  入住时,客人要根据前台管家提供的线索寻找房间,酒店的员工同时也是演员,可以随时与客人邂逅、交流,实时演绎新剧情。房间里摆着《戏梦纽约》《被禁于大都会歌剧院》《麦克白》《在好莱坞图谋不轨》等书,随时可读。

  在酒店的公共空间,除了常规的餐厅、等候区,还有酒吧和书吧,不定期举办沙龙。正如《不眠之夜》所传达的理念一样:永远不要把自己当观众,永远乐于做一个有趣的人,参与有趣的事。

  The Drama是亚朵酒店打造的第二家IP酒店,此前还有和吴晓波合作的吴酒店,此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其他知名公司,如网易严选、知乎、网易云音乐、果壳、穷游、差评、虎扑篮球、同道大叔、QQ超级会员……也纷纷开起了酒店。

  对于酒店行业来说,产生价值的无非两大基本要素——空间、人。

  耶律胤认为,IP合作的优势在于,为双方的用户都带来更加丰富、有趣的人文体验和消费场景,“我们与IP的合作,是双向选择的过程。双方在品牌的层级、产品的定位上,尤其是受众群体以及消费能力、运营能力等方面的定位,都要‘志同道合’与‘气质相投’”。

  要文艺也要有科技感,3.5~4.5年实现盈利

  回头看这些与亚朵合作“开房”的IP,多多少少都打着文艺新青年的标签。

  亚朵与吴晓波频道的合作基础来自共同的客户群体——30~35岁新锐中产,拥有5~10年的工作经验,崇尚品质生活,是消费升级队伍中的主力军。

  西安的吴酒店是亚朵与吴晓波“新匠人加速计划”在线下空间的第一次落地,酒店大厅内陈列着新匠人与传统匠人的产品。比如,代表新匠人产品的十八纸风琴灯、初心动物木偶、泊喜比萨杯;代表传统工艺的刺绣扇子、马勺、衍纸画、木板年画等。客人能欣赏,也能购买。

  果壳网市场总监冯颖说:“我们和亚朵的合作,也是线上线下场景的融合。设想一个科学青年,既是果壳的粉丝,同时也是亚朵的用户,平时刷果壳,出差时住亚朵,离开酒店,还能借走一本感兴趣的科幻小说在旅途中阅读。一个人真实的生活场景就是这样在线上、线下不停切换、无缝衔接。”

  知名公号“差评”一直以独立、不妥协的态度被粉丝喜欢。“差评”品牌市场总监莫润或表示,之所以叫“差评”,是因为相信这种不将就不妥协的态度,能够成为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力量,“希望未来如果有机会跟亚朵再合作的时候,会把我们对于科技改善生活的理解,带到我们的合作酒店当中。”

  一项调查显示,新生代年轻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,效率、自由、科技感是其最希望得到的消费体验。虽然以“文艺”取胜,但亚朵的科技感一点儿也没少。酒店对用户产生的需求进行信息采集、整理、汇总,最后记录并提供针对性的服务,实现“你不用说,我们已经做好了”的用户体验。

  在深圳QQ超级会员酒店,客人办理完入住,“告诉”酒店服务机器人Mingo房间号,它便能带着客人回到自己的房间;在房间内,有腾讯小Q机器人进行智能服务,客人能通过语音控制房间里的灯花和电器设备,也可以点歌、查询日常信息、设定闹钟提醒等。

  亚朵目前拥有1800万名注册会员。在耶律胤看来,亚朵用户的“忠诚度”很高,具体体现在“复购率”,也就是住了第一次还有第二次。因为对硬件和软件的更高要求,亚朵和同等的中端酒店行业相比,成本会略高。房间价格在一线城市是600~1000元,二线城市为500~800元,三线城市在400~600元,一般3.5~4.5年能实现盈利。

  睡觉、阅读、购物、社交……酒店形成生活闭环

  “无人问我粥可温,无人与我立黄昏”,离开家人与故乡,在大城市独自打拼的年轻人,也许收入尚可,但听上去貌似带有一丝悲情色彩。不过,真有那么惨吗?

 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克里南伯格在《单身社会》中指出,在某种意义上,独自生活可以被视为一种具有革新力量的社会现象,单身社会正成为一次空前强大、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。他们更热衷于外出就餐、锻炼身体、参与艺术及音乐课程、公众活动、演讲以及公益活动。

  更多这样的年轻人消费升级的需求,让酒店成为不仅是晚上睡觉的一个地方,而被赋予更多生活场景。

  比如,阅读。亚朵的大堂“竹居”是一个小型的24小时图书馆,有专人负责制定书单,阅读和借书无需消费和押金,借阅数量直接和会员等级挂钩,且实现异地还书。当然,酒店也不会做赔本生意,伴随书店而来的精英人群,为亚朵带来了又文艺又有消费力的目标客群。

  比如,购物。根据亚朵提供的数据,酒店目前的非客房消费收入占20%。这一点做得“最坦诚”的要算杭州的网易严选酒店,直接与电商合作。

  亚朵的购物是O2O的场景,一方面,酒店内部使用的物品都可以销售,比如床品、茶壶、洗漱用品、茶,客人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直接下单;另一方面,利用公共空间搭建平台卖货。比如上海的虎扑篮球酒店,在酒店公共区搭建了一个24小时“篮球博物馆”,不仅有科比等球星语录T恤,还有众多个人收藏家展示的艾弗森、姚明、奥尼尔等球星签名版球衣及战靴,限量版球鞋可以现场试穿购买并由虎扑寄送到家。

  再比如,社交。在“竹居”的开放空间会不定期举办名人沙龙,酒店本身还成为主题派对场所,并由此诞生了“快闪酒店”的概念。

  2018年8月6日,亚朵宣布AT-LAB战略,目前已经与腾讯云合作智能体验房,与网易云音乐、斑马音乐合作音乐交互体验“轻唱房”,与“开心消消乐”合作的“乐次元空间”主题房,与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合作的快闪酒店。

  快闪酒店意味着,临时但绝对有趣。

  在比利时快闪酒店中,著名漫画《丁丁历险记》及其模型等周边在酒店上架;比利时风靡全球的美食华夫饼、白熊白啤、水果啤酒乐蔓,在店内限量供应;诞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时尚品牌Kipling,在店内展销最新的合作款包包。

  耶律胤说:“我们看到这种为‘同好’而来的人群,在这里逛吃逛吃,同时满足社交、旅游、教育,甚至金融、商务等生活场景,最终打造了一个生活消费服务产业链的闭环。由此,一个生活方式终于形成。”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